Skip navigation

Monthly Archives: 十月 2010

昨天在佳佳生日趴上见到狗儿和存哥,八他们的婚事。
狗儿说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新娘会在婚礼上哭得稀里哗啦,因为一旦从恋爱走向婚姻,就会发现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。
能走到婚礼还没分就实属不易了。而其实那只是现实的序曲而已。
我在想,是不是每个人都必须走进婚姻,是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婚姻生活。
为什么不能选择一直恋爱,或者选择其他形式的生活。
为了婚姻妥协再妥协,被要求改变再改变,说服自己这就是生活,难道生活就真的只能这样么?
有得必有失。在失去自我和失去老来相伴之间,谁又说得清哪个牺牲更大呢?
自我、儿女、妻子、丈夫、媳妇、母亲、同事、领导、下属等等的社会角色,难道一定得演全才是完满么?是不是放弃一些自己没把握扮演好的,把那些自己有把握的角色诠释到极致,也是另一种完满?
我是不是适合婚姻生活,他又是不是合适的人?
我们如此努力得想要走进婚姻到底是为了什么?
伴随而来的会不会是永远无法调和的婆媳关系、无休止的关于家庭理念的争吵、以及未来的小三危机和中年分家。
爱情是不是本就不该求一个结果,爱本身就是结果。
而所谓的结果,就是个亲情不像亲情爱情不像爱情的东西。因为诸多的束缚和需要,不想也不能离开对方而已。
不要求别人改变,也不愿意被要求改变。做自己能做又愿意做的事才是幸福。

Advertisements